再睡三分钟

脱发少女的日常

玄武湖

微雨

泛舟

与然然禾禾一对对

【修伞】隔空秀恩爱最为致命(上)

OOC预警   设定两人都是CV    其实只是一个小甜饼


1.

苏沐秋和叶修被不同的学校录取了。

为此,苏沐秋郁闷了一周,茶饭不思,只想和叶修在游戏上杀个你死我活。

叶修也算舍命陪君子,陪他大战三百回合。

最后两个人筋疲力尽地倒在床上,肩膀挨着肩膀,呼吸缠绕。

卧室的窗帘牢牢拉上,整个房间只有床头灯发出微弱的黄色光芒,场景颇为暧昧。

“喂,老叶。”苏沐秋伸手碰了碰叶修的手指。

“嗯?”叶修偏过头,静静地看着他。

“不能和你在一个学校了,对不起。”苏沐秋也转过头。

两个人视线一对上就纠缠在一起不愿意分开了。

过了好几秒,叶修突然笑了笑,凑上前去亲了他一口。

“没事。”他看着呆愣愣的苏沐秋,伸手握住他的手,和对方十指相扣。

“我喜欢你。”

苏沐秋好久才回过神来,红着耳朵蹭到对方怀里。

“我也喜欢你。”

 

2.

荣耀cv团队群

沐雨橙风:我哥终于正常了。

夜雨声烦:我说不是吧你哥真的茶饭不思了一周至于吗不就是没在一个学校吗而且F大和G大不就隔了一个马路吗????果然不太懂他们基佬。

一枪穿云:+1

生灵灭:+1

百花缭乱:不懂+10086

……

……

……

叶修靠在床头上翻手机,看了会儿群里的聊天记录,轻笑了一声。

懒得理一群没有夜生活的修仙分子,叶修将手机放下,躺下来,顺手将已经睡熟的苏沐秋捞进怀里。

苏沐秋如感觉到一般,在他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慢慢睡去。

叶修吻了吻他的额头,也沉入梦乡。

 

 

 

后续大概是两个人隔着一条马路秀恩爱,然后搅起F大和G大的各种风云23333


[修伞]记几个梗,有空就写



【论坛求助向:丈母娘总是想让我劝爱人换工作怎么办?】

【论坛吐槽向:八一八那一对到我们学校宣传荣大的狗男男。】


有很多脑洞想写啊…第一次写同人有人看感觉很开心啊啊啊

可是高三狗时间好少( •̥́ ˍ •̀ू )

占个tag求不介意… (-^〇^-)

【修伞】失眠&喜欢你

大概有ooc
只是个脑洞
狗粮 傻白甜

1.
苏沐秋又失眠了。
这是他这个月里第三次失眠了。
白天训练很累,可是到了晚上却越发的清醒,满脑子都是那个人。
叶修……
唉。
苏沐秋翻了个身,叹了口气,闭上眼睛。
八个君莫笑,九个君莫笑……
2.
数到三百多个依旧睡不着,苏沐秋放弃了挣扎,掏出手机开始摆弄。
QQ特别关注里那个人的头像是灰色的。
他泄气一般戳了戳那个君莫笑,可是看到那一身奇奇怪怪的装扮时,又忍不住笑出来。
脸上露出两个深深的小酒窝。
唉……
苏沐秋把头埋进枕头里。
好喜欢好喜欢队长怎么办?
3.
现在时间是凌晨三点。
苏沐秋觉得明天可以向队长请个假,说不定还能得到队长的热心陪护一天。
这么想着,他放弃了强制入睡的想法,拿着手机拨弄了一会儿,点开了叶修的聊天框。
这个时候告个白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可是万一被发现了呢?
会不会连朋友都做不了?
……
还是告个白吧,暗恋这么久了。
连告白都不敢,那太可怜。
4.
老叶我有件事跟你说。
我知道你不在。
反正也没想让你看到。
行吧行吧我直说吧。
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5.
苏沐秋看着满屏的喜欢你,满足的笑了。
两个酒窝一晃一晃的。
这样就够了吧?大概。
他想着,正准备撤掉消息,如果明天叶修问起来,他就说那是在骂他就好了!
他想着,从第一条开始撤消息。
6.
老叶:别撤了,我都看到了。
7.
!!!!!!?????
WHAT!!??
苏沐秋:哈哈你看错了啊我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哈哈别当回事啊。
等了十几秒没人回复。
他接着发:你没当真吧?唉你不能这么小心眼啊!
苏沐秋:大哥我错了我给你跪了我给你洗袜子你别计较啊!
等了很久没人回复。
苏沐秋有点委屈。
他做错什么了?不就喜欢了一个人而已啊。
干嘛这么躲躲藏藏遮遮掩掩委委屈屈凄凄惨惨啊。
8.
“哐哐。”
敲门声响起,苏沐秋虎躯一震,回头看了眼门。
“沐秋,开门。”
熟悉的声音响起,苏沐秋咬了咬牙,走上前,一把把门打开。
“叶修你别——唔!”
苏沐秋睁大眼睛看着眼前放大的脸。
叶修将苏沐秋往里推了推,反手关注门,趁对方还在发愣的时候把他推在门背后。
然后里里外外亲了个遍。
最后送来对方,抹去对方嘴角的涎液。
“要不要我当真,嗯?”
9.
苏沐秋:“要要要要!!”
10.
这一晚苏沐秋是在叶修怀里睡着的。
叶修看了眼怀里睡的脸蛋红红的人,笑了笑,拿起一旁的手机。
最开始苏沐秋发的消息还剩最后一句没有撤去。
【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叶修截了个图,发了微博。
V叶修:我也是。[配图]@苏沐秋


所以下一个剧情是围观嘉世正副队的虐狗日常?()´д`()

只是一口狗粮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啥?
第一次产…多多包涵✧٩(ˊωˋ*)و✧

1.
我有个男朋友,在一起十年了。
虽然他脸T毒舌烟瘾死大特别欠揍。
但我就是特喜欢他。
没他不行。

2.
大学的时候我们同校不同系,没能在一个宿舍,有需求了只有出去过夜。
他在他们系叱咤风云,我在我们系也小有名气。
有一次过了夜我穿错了他的衣服,被眼尖的舍友发现。
“哇哦,你这件衣服老叶也有吧肯定的我在论坛上看到有偷拍还人魔狗样的哎你穿更好看哎不过你们怎么同款了长得好看的人都喜欢这个款吗不行我也要去买一件!”
被话痨的某舍友到处传播之后,这件简单连帽衫莫名其妙火了。
有段时间学校里随处可见。
男生女生都有穿。
不知道为啥莫名有点爽。

3.
大二的时候我们两个系组织了一场篮球赛。
说实话我挺不习惯的,毕竟并肩作战惯了,虽然平时有互怼吧,但也就打闹下,这么认真的敌对到底还是第一次。
比赛的时候我被对方几位队员围住,抱着球进退维谷的时候,他在外面喊了我的名字对我拍了拍手。
然后我就把球传给他了。
传给他了。
给他了。
他了。
了。
别问我后来怎么了。
原来被刷卡是这么一种体验啊(`ι _´メ)

4.
他是个特别爱抽烟的人,叛逆时候惹下的毛病,没改过。
我其实挺烦这一点的,但也没想过非逼着他戒烟,只是尽可能地限制他。
直到有一次做完了他突然跟我说,以后不抽了。
我问他原因。
他说,想跟你更久点。
我不知道说什么了,哎,就想亲他。
然后就亲了,黏黏糊糊的,又来了一次。

5.
他们都以为是老叶追的我,其实是我追的他。
当初知道他玩ry,我想也不想弄了个账号卡追到游戏里去,追着他跑了大半年。
后来我把弄了好久才弄好的银武送给他时,他突然给我说,我们面基吧。
我愣了好久,哎…哦,为啥啊?
他说,你不是要追我吗?行你追到了,来面基。
我顿时不知道是喜是悲了。
面个大头鬼,当时我们就住一块儿,他在我隔壁,跟我说面基。
我正纠结他爱的是哪个我的时候,他又发来消息。
“行了,快过来,不然我就过去了。”
……去,去哪里?
然后卧室门就被打开了。
那人两手抱胸倚着门框懒洋洋地看着我,“你起id能不能走心一点?”
……
然后就在一起了。

6.
在一起十年了,风风雨雨都经历了。
还有很多很多个十年。
都要和你一起走。






接吻鱼[耽美原创]

*脑洞来自小说[大神你的h章被我锁了]
*天雷滚滚

    1.
    穆南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两个年轻小伙,光着屁股在河滩上晒太阳。
    一个人是他,另一个人的脸看不清楚,但他知道那是谁。
    他慢慢伸手过去,握住那个人的手,转过头对他咧嘴一笑。
    那个人也对他笑了笑,温温柔柔的,笑得他心里腻得慌,慢慢就凑了过去。
    ……
   
    然后,他醒来了。
    三月初的夜还有点凉,卧室静悄悄,没光,让人莫名发慌。
    内裤里湿湿的,不用看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穆南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盯着天花板喘了会儿气,然后伸手缓缓遮在了眼睛上。
    约摸过了五六分钟他才缓过劲儿来,掀开被子坐起来,脱掉内裤扔在地板上,赤条条地走下床,从衣架上的裤子里头摸出香烟和火机,慢悠悠的点上夹在手里头,一屁股坐回床上懒洋洋地靠着床头,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着烟,烟灰掉到床上了也没管。
    等到一根烟抽烟了,他把烟头按在烟灰缸里,顺手捞过手机开机。
    有几个未接来电和几个短信,他没管来电,打开短信,都是同一个人发来的。
   
    “南哥,我和阿七要结婚了,你来吗?”
    “我希望你能祝福我们。”
    “南哥,阿七也一样你能来。他也希望得到你的祝福。”
   
    啧……
    穆南面无表情地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回复:
    “祝福你大爷。”
   
    2.
    客厅鞋柜上摆着个大鱼缸,缸里两条鱼凑得很近,嘴巴贴在一起。
   
    穆南刚走出卧室,就看到有个男人围着他的鱼缸打转儿。穆南对他视而不见,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
    “啧,这么一个大活人您看不见啊?”陆宇见他无视自己,不甘心地凑上去挡着他的屏幕。
    “眼癌晚期。”穆南眉头都没动一下,抬头看他一眼,“麻烦让让。”
    陆宇皱起眉头,一把抢过他的遥控器关了电视,房间瞬间安静得针落无声。
    “穆南,你不至于吧?不就一苏七吗,圈子里分分合合不就那么回事吗?他先背叛了你你又何必死守着呢。你又不是非他不可,对我你也能硬……啊,你发什么疯啊?”
    昂长的话被打断,陆宇看看脚下的烟灰缸和锁骨上的淤青,再把视线移向穆南,那眼神像在看一个神经病。
    “滚。”穆南面色平静,仿佛刚才拿烟灰缸砸人的不是他。可就这平静的面色让陆宇有点发怵。
    穆南原本脾气不怎么好,高中那会儿跟人干架都是家常便饭,他不是那种后头跟一大堆小弟的那种,人爱单挑,每次都是不要命的那种挑法。上了大学之后走上社会,穆南是收敛了点,但气势没收,这会儿平静,指不定下一秒就把你往死里弄呢。
    陆宇真不太敢跟他硬掰,骂骂咧咧的就要走,走到门口就听见穆南凉凉的声音:“钥匙留下。”
    他刚想挣扎一下,锁骨突然传来钝疼,顿时不敢多说,掏出钥匙扔在鞋柜上,哼了一声,摔上门。
   
    人走了,房间静得人心里头冷冷的。
    穆南没由来的一阵烦躁。
    苏七。
    这个自他从娘胎里蹦出来起就一直环绕在他耳边的名字,现在听来竟无比陌生了。
    所有人都觉得穆南和苏七是天生的同性恋,而如今苏七走上正途,穆南却在歪路上一去不复返。
    只有少数人知道,穆南并不是天生的gay。
    他是给人掰弯的。
   
    面对苏七的表白,穆南不是不恐慌,他拒绝过也挣扎过,后来还是没逃脱,感情这事儿能逃脱的他妈不是人。
    他想过他们的结局,各种各样。他甚至想过自己有可能撑不下去。
    可是他从没想过的是,第一个撑不下去的苏七。
   
    穆南点燃一根烟叼在嘴里头,盯着黑不溜秋的电视屏幕发呆。
    房间静得很。
   
    3.
    “妈,我很好。”穆南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掌握着铲子,锅里是大大小小被切的看不出原状的蔬菜,“又不是小姑娘,我犯得着吗?”
    他又翻了翻铲子,对电话那头说道:“成了别瞎操心了不会寻死觅活,不接你电话是因为没听到懒得回。他也没那么稀罕……不说了啊我菜糊了挂了。”
    挂掉电话,他低下头凑近料理台,捏了点白色晶体尝了尝,“啧,就你了。”然后抓了一大把盐扔到锅里去。
    油烟上来了,遮着他的视线,他又手忙脚乱的去开抽油烟机,研究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开,锅里噼里啪啦的吵得他心乱,一瞬间失去了做饭的闲情逸趣,关掉煤气灶啪上厨房门走出去。
   
    穆南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那种人。小时候他妈疼他处处顺着他,还没到独立的年纪就和苏七混到一起去了,那人更是把他宠到天上去。
    饭不用做,衣服不用洗,穆南其实也挺不好意思的。
    有一次看到苏七在厨房里给他做夜宵,他磨蹭着凑过去抱住对方的腰,“苏七。”
    “怎么了?”对方对他偶尔的神经司空见惯,偏偏头用脑袋蹭蹭他。
    “以后我洗碗吧。”他揪揪对方的衣服,怪不好意思,“再这么下去我非成二级残废不可啊。”
    “怕什么?”苏七笑得温和,“穆南,我对你好是应该的。我让你们老穆家断子绝孙,总得让你觉得物超所值才行啊。二级残废也没关系,有我呢。”
    然后穆南便没有说话,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甜腻的吻,空气里都有难言的温软。
   
    穆南摇摇脑袋,摸了摸烟盒,掏了半天才发现没烟了。
    他按了按有些头疼的太阳穴,穆南懒散地站起来,按了个电话叫好外卖,抱起沙发上成堆的脏衣服,摇摇晃晃地走进浴室。
   
    鱼缸里的鱼依偎着,亲吻着对方。
    这日子,没了谁都得过。
   
    4.
    穆南妈妈找上门来时,他还窝在卧室。醒了,但就是全身没力气不想动。
    他盯着鸡窝似的头发爬下床给母亲开门,憋了半天只憋了一句妈你来了啊,然后闪开身子让她进来。
   
    上一次穆妈妈来这里还是近一年前了。
    那时候穆南和苏七都调休,两个人在这小公寓里过得醉生梦死。妈妈的突然到来简直吓坏了他们,ky啊杜蕾斯啊还有性质来时买的情趣道具全一股脑的往柜子里塞。
    可是躲不过穆妈妈有备而来,她早就觉得儿子和这个邻居家的小伙子关系好得不寻常。
    这世界上有三件事隐藏不了。
    咳嗽,贫穷,爱。
    爱人的眼神骗不了人,房间里的蛛丝马迹骗不了人,两人磕磕绊绊的躲闪骗不了人。
    穆妈妈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他的儿子是个同性恋的事实。
    两个人就这样,毫无准备的被迫出柜了。
   
    和大多数家庭一样,穆南和苏七的家庭无法接受两人的关系。
    那个时候,两个人经常窝在沙发上开着电视发呆。穆南是被人宠大的,父母的失望和愤怒,让他觉得前所未有的绝望。而苏七却一如既往得沉稳,哪怕这沉稳是硬撑出来的。
    他一次次拿下穆南叼着的香烟,用温柔的吻和抚摸安抚穆南的焦虑。禁忌的触碰带着难以忽略的罪恶感,让人战栗却兴奋。
    那时,穆南想,哪怕罪恶而荒唐,他这辈子,也离不开这个人了。
   
    “哗……”倒好水,将水杯端到母亲面前,穆南轻笑,“这么紧张干什么啊,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穆妈妈接过水,却一把抓住了穆南的手,“南南,你的毛衣穿反了。”
    穆南愣了愣,随即无所谓的笑笑,“大概是没怎么注意,哎等等我去换回来。”
    他准备离开,却被母亲拽住,“南南,你去找他吧,他应该还喜欢你,妈不拦你们了,你去找他吧。”
    穆南愣愣地盯着母亲发红的眼眶,渐渐的,嘴唇有些泛白。
   
    5.
    穆妈妈从来没想过自己宠着长大的儿子会变成这个样子。
    客厅里乱七八糟地摆着脏衣服,厨房里隐隐传来难闻的气味,而她有轻度洁癖的儿子在这环境里自如的生存,他最爱的那头发因为长时间没有打理乱哄哄的,最注重外表的他竟连毛衣穿反了都完全不知道,他对着自己笑,可是眼神飘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似乎生活的不错,连他自己都这么认为,可是穆妈妈永远在忘不了那个下午。
   
    那时候,苏七带着一个小姑娘回家,先来给他们道歉,说以前都是他的错,是他带坏了穆南,希望能够得到穆妈妈的原谅。并且,他保证自己以后会好好的过日子,不会再打扰穆南。也希望穆妈妈不要再怪穆南了。
    明明是件好事,可是穆妈妈没由来的心里发慌。
    看着苏七离开,她忍不住给自己儿子打了个电话,“南南,你没事吧?”
    穆南似乎等这个电话等了很久,有些小心翼翼地说道:“妈妈,你不怪我了吗?”
    穆妈妈说:“只要你以后不走歪路了,妈妈就不怪你了。你看苏七都带了女孩子回来,你年纪也不小了,该……”稳定下来了。
    “你说什么?”穆南打断她的话,因为惊讶声音有些不稳,“什么苏七带姑娘回去了,他不是出差……”去了吗。
    剩下的话不必多说,他隐隐明白了什么。
    “妈,我,我还有点事,晚点打给你。”
   
    穆妈妈不知道挂掉电话后的穆南做了些什么,她在家里盯着手机,再给穆南打电话已经打不通,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她在家里坐了一会儿,实在没能忍住,跑到苏七家里。
    “小苏啊,我们家穆南有没有给你打电话啊?”
    苏七愣了愣,有点不自在地错开话题,“这,有什么事儿吗?”
    穆妈妈着急了,“哎,你这带姑娘回来有没有给他说过啊,我给他打电话听声儿不对啊,我总觉得不放心啊……”
    没等她说完,苏七脸色骤变,拽着电话跑出去,连身后姑娘的呼喊声都没有听到。
    穆妈妈这才来得及仔细看那个姑娘,眉清目秀,长得还挺好看的。她又看了一眼,总觉着哪里怪怪的。
    噢。
    肚子似乎有点凸。
    做个过来人,穆妈妈知道,这至少有四个月了。
   
    再见到穆南是第二天早上。
    他一个人坐在家门口的台阶上,似乎坐了很久了,嘴唇没有颜色,全身散发着酒精的味道。
    穆妈妈吓了一跳,赶紧走过去,刚想扶起,手却狠狠一顿。
    她看到穆南脖子锁骨上刺目的吻痕。
    他缓缓抬起头,笑得像哭一样。
    “妈,你也觉得我恶心,对吧?”
    “妈,杀了我吧。”
   
    6.
    去找苏七回来。
    和苏七分手三个月左右,圈内圈外的朋友都凑过来关心他。所有人都告诉他,你看,没了他你一样可以过得很好,这圈里分分合合不就那么一回事儿吗,一男一女扯了证在一块儿还离婚呢,何况是两男的。
    他们说,也就这一阵子,哥们给你物色好的,你看陆宇追你这么久,你给个机会吧。
    他们说,你又不是对别人硬不起来,何必非吊死在这棵树上。
    他们担心他,却不是特别担心,没有人觉得他会一蹶不振。他们都觉得,没了苏七,他还能活。
    可是妈妈却让他找苏七回来。
    曾经大力反对他们在一起的妈妈让他找苏七回来,这辈子苏家断子绝孙她也认了。
   
    穆南莫名想笑,为什么不早一点。
    如果在那天之前得到了母亲的认可,他们一定会开心得疯掉。
    苏七会激烈地吻他,说不定会咬破他的嘴唇,然后做一大桌子他爱吃的美食作为补偿。
    他大概会激动的睡不着,半夜有可能从梦里惊醒,患得患失的一遍遍确认下这是不是梦,然后在爱人温柔的安抚下再次入睡。
    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
   
    苏七和别的女人上了床,酒后乱性的那种。
    他们有了孩子,四个月。
    那个时候,穆妈妈刚知道他们的关系不到一周。
    在后来的四个月里,苏七,没有再碰过他。
   
    “妈,说什么傻话呢你。”穆南站直身子,脊背笔直得仿佛不会为任何事弯下。
    “南南,妈妈认真的。”穆妈妈捧着水杯,看着他闪躲的视线,“妈妈感觉得到,小苏还喜欢你。那个女孩是个意外。”
    穆南静了静,走到沙发边坐在扶手上,看着鱼缸里的鱼。
   
    “妈,这鱼叫接吻鱼。是苏七买的。”他缓缓说着,面无表情,不知悲喜,“他说,我们两个就像这两条鱼一样黏腻。”
    “我当时就笑话他没常识,这两条鱼凑在一起,不是为了亲昵,而是在争夺地盘,这是厮杀。”
    “有些东西只是看上去很美丽。”
    “戳破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穆妈妈走了。
    房间又静了下来。
    穆南拾起一旁的鱼食,漫不经心地往鱼缸里丢。
    电话响了,他接起来,“嗯,二十六号吗?”
   
    7.
    苏七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一个女人结婚。
    他是个bi,但是他知道自己大概更趋向于同性恋,因为他的恋爱觉醒对象是穆南,他不知道自己喜欢他多久了,似乎是从他还不知道什么是喜欢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然而他要娶另一个女人。
    他未来的妻子,站在红地毯的另一边,美丽动人,可是他对她印象浅薄。
    然而他必须对她的未来负责。
    一个孩子,一个无罪的孩子,应该拥有一个健全的家庭。
    而他自知,犯过错误的自己,再也没有资格向穆南寻求饶恕。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如果那天穆妈妈没有来,如果他没有因为压力太大选择宿醉,如果他没有一时冲动没有和穆南商量私自做了决定,如果穆南没有因为难过到酒吧买醉,如果他没有在看到穆南和陆宇两个人在一起时口不择言,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呢?
    没有如果。
    他牵过女人的手,面无表情地说我愿意,将戒指套在女人的手上。
    恍惚间仿佛看到了穆南在某个角落。
    呵……
    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来。
   
    穆南缓缓转过身,走出酒店。
    暖烘烘的阳光照在身上,他却感觉骨的寒凉。
    他缓缓伸出左手,小拇指上有一个朴素的戒指。
   
    我愿意。
   
   
    8.最后的最后
    “抱歉,我们尽力了。”
    “病人还有一点时间,你们进去陪陪她吧。”
    苏七愣了愣,有些茫然地走进了病房。
    他的妻子正躺在那里。
    看到他进来,女人扬起唇角,十几年过去,她依旧美丽如初。
    “我大概说不了太多了,长话短说吧。”她努力控制不让自己的声音发抖,“这场婚姻是我偷来的,那年你喝的酒我让人加了东西。”
    “我知道你不爱我,没关系,这样已经足够了。现在,你可以去找他了。”
    “阿七……”
    “别怪我。”
    苏七茫然地看着她缓缓闭上眼睛,甚至来不及告诉她自己并没有怪她。
    他一直以为那晚的错误是因为自己的问题,却没想到竟还有这样的原因。
    他也从来不知道一直看起来很健康的妻子竟然患有先天性心脏病。
    为什么呢?
    他突然想起结婚时妻子的笑容,其实那时候他的注意力不在那里,但他却在这个时候想起了那段模糊的记忆。
    为什么呢?
    年轻的女子右手轻轻放在腹部,笑容里带着孤注一掷的坚决。
    我愿意。
   
    草长莺飞的日子。
    穆南带着儿子到楼对面的公园遛弯。
    以前他和苏七在一起的时候约好,以后要领养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男的叫穆七,女的叫苏南。
    尽管后来他们没在一起,但是他还是领养了一个孩子,小时候长得跟猴子似的,慢慢长大却是越来越俊了。
    他把这孩子叫穆七。
    走到喷泉旁边,他突然犯了烟瘾,告诉儿子在这里等他,跑到旁边的小卖部买烟。
    等他回来的时候,发现儿子旁边站了个小姑娘,白净白净,特惹人喜欢。
    儿子缠着她叫姐姐。
    穆南走上前去,被儿子扯住裤腿,“爸爸,这是姐姐!”
    “嗯嗯,我知道是姐姐。”他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一边点燃打火机。
    “不是,不是!”穆七匆忙地想说些什么,憋红脸扯着嗓子吼,“姐姐叫苏南!”
    穆南的手抖了抖,没点着,试了几次都没点上,索性不点了,全塞到兜里去。
    他缓缓蹲下,摸摸儿子的头:“小家伙,这世上叫苏南的人多了去了,你可不能都叫姐啊多丢面……”子。
    “爸爸!”
    话没说完,被清脆的童声打断,穆南下意识地抬头,看到那个缓缓向他们走来的人,猛的愣住了。
    他呆呆看着这人走到他身边,摸摸小姑娘的头,对她说:“南南,带弟弟去别处玩,爸爸有事要和这个叔叔说。”
    小姑娘乖乖地牵着穆七走了。苏七回头,看向那个仍然愣着的人。
   
    “嘿,穆南。”
   
    “好久不见。”